不是便当的冬冬

愿君随我归秀坊

涂涂,一直没时间昨天终于!!

冲田组《和小萝莉谈恋爱》(幼女清光*初中生安定)

猝不及防

桃缘溪行:

嗯哼,其实在群里一个短打,大家突然讨论起来如果清光是幼女大概是什么样的存在.......其实本篇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单纯的觉得小孩子实在是太好了。




有性转清光*安定,结尾会有转折,如果不接受设定请尽快右上角谢谢大家。






和小萝莉谈恋爱




幼儿园大班的幼女清光*初中生安定




【0】


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隔壁新搬来的一家姓加州的人家,他们家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女儿,叫加州清光。那天晚上妈妈炖了牛肉叫我送过去。我被请进屋子坐了一会,扎着马尾的小萝莉抱着猫咪玩偶,将一半脸藏在门后面。好奇地看着我。


“我将来要做向大和守哥哥一样的人。”


“哎?为什么?”


“这样的话我就能长高了,就能够到妈妈藏起来的糖罐子。”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大和守安定


【1】


加州夫妇因为奔丧要回老家,把加州清光寄放在我家一周。我则成了保姆,晚上还趴在地板上不愿意去睡觉,因为她很怕黑。


“晚上我要和妈妈一起睡。”


“可是妈妈回老家了哎,你要是怕黑的话,哥哥陪你睡可以吗?”


“你想好了啊!要是和我睡觉的话就要零花钱全部给我花!每天给我做可丽饼吃!”


她根本就不是怕黑,她就是一个小土匪。


——大和守安定


【2】


“我要吃哥哥抹茶味的冰淇淋。”


“可是已经没有了啊,不是说好我们一人一支吗?”


“不管,我要吃!”


“.......”


“妈妈说了亲嘴就会怀孕!大和守哥哥要负担起做爸爸的责任哦!”嘴角沾着奶油的小妹妹泪眼汪汪地拽着我的衣袖。啊,好烦,下次可不能再嘴对嘴喂她吃冰淇淋了。——大和守安定


【3】


“这个可是我最最最珍贵的东西!妈妈说了,要把最宝贵的东西送给自己的老公!大和守哥哥已经和我亲过嘴了。所以我把这个交给你,敢弄丢的话我就告诉妈妈我们结婚的事!”


邻居加州家的小妹妹放学后拦住了我,将她刚换下来的乳牙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我的手掌心里。——大和守安定


【4】


“将来我们两个要结婚,我想穿漂亮的婚纱,不是橱窗里摆的那一团团白花花的东西,就用像这样好看的布做一条最漂亮的给我。”刚洗完澡加州家的小妹妹在我父母房间的大窗帘下面钻来钻去。上面印着的白兔图案抖了两下,露出一个圆圆的小屁股。——大和守安定


【5】


带着加州家的小妹妹去超市,在电梯上她拽着我的袋子,说要帮我拎东西,结果下了电梯,她将袋子挎在小小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向我伸出手臂:“好啦,现在你可以抱我啦!”——并不能同时把幼女和重物一起抱起来的大和守安定。


【6】


幼儿园老师留的作业是让小孩子们在展览板上写“浴室里有的东西。”结果我赫然发现我的名字出现在在幼儿园的展板上,被“橡皮鸭”“毛刷”“肥皂”“洗发香波”这些奇怪的词语包裹在中间——大和守安定


【7】


清光,下次不许在浴室里有的东西写上“大和守哥哥”——大和守安定


【8】


卧室也不允许!——大和守安定


【10】


晚上放学的时候,我被一伙幼儿园小孩子拦住了。为首带着黄帽子的家伙拿着一根断掉的扫把杆冲我哼哼哈哈,说是要决一死战。


我沉默了一下,单手把他拎起来放在了最高的滑梯上。他死死的握着栅栏嗷嗷哭个不停。还一边说着:“你是个坏人,清光本来是要嫁给我的!结果就是因为你出现!她再也不和我说话了,也不吃我给她带的小饼干了!”


加州家的熊孩子,到底在幼儿园和别人说了什么啊。


【11】


第二天晚上吃沙拉的时候,加州家的小妹妹爬到了桌子上,掐了一下我的脸:


“大和守哥哥为什么不和我说凉太来找过你的事啊?”


我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昨天找茬的熊孩子叫做凉太。


“我已经知道凉太欺负过你的事啦,别怕,你是我的老公,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将来也一定会和你结婚的哦,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她摸着我蓬松的刘海,嘴里满意地说着‘呦西呦西’我总感觉她误会了什么,不过,这样误会的感觉似乎也不错。——大和守安定


【12】


“不想吃西红柿。”


“不想吃也要吃!这样维生素才会均衡。”


“不吃!不吃!西红柿很难吃!”


“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就不和你结婚了。”


加州家的小妹妹等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皱了皱小鼻子,然后啊呜一口吞掉了叉子上的西红柿。


“说话算话哦!”


好,那就等你长大,说话算话。——大和守安定


【9】


“和大和守哥哥洗澡的时候,我摸到了洗澡水中长的萝卜。将这个伟大的发现写进了实验报告。结果老师给了我零分,我去问大和守哥哥,他却红着脸告诉我洗澡水中真的没有萝卜。他到底是不是在骗我啊?”——加州清光


【10】


“牙膏沾到嘴巴上了。大和守哥哥直接用自己的牙刷擦了一下塞进嘴里,还自言自语道可不能浪费。哼。我将来可不能嫁给这么穷的人。”——加州清光


【结尾】


我结婚那天,妈妈告诉我,小的时候我曾经想嫁给邻居家的哥哥。可惜那个哥哥在我上小学那年去世了。为了追回我飘走的红色气球被汽车撞飞了。我虽然感觉很愧疚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妈妈给我看了一个箱子,似乎是邻居家阿姨搬走前送给我的。里面放着我六岁时换下来的乳牙,绣着小兔子窗帘的一角,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果味牙膏。写着奇怪名词的卡片板。还有街角小吃店可丽饼的兑换券。妈妈求你别再给我看了,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24岁的加州清光泣不成声的说道。

小日常

***ooc***
*别人家的审跟爱刀【雾
*自家审跟爱刀出现注意
*自设审出没注意
*别人家审为妖狐注意

当十九和他的近侍——萤丸,推开万屋的门的瞬间就各自撞向了有些温暖的胸膛,十九一愣,随即马上退开了,而一旁萤丸还靠在他人怀里,眨巴着双眼,似乎有些懵。

堀川勾了勾唇,有些抱歉的望向两人,“不好意思,有没有哪里撞到了?”随后他望向一旁自家审神者还跟萤丸靠在一块,表情有些隐晦。

“没有。”十九摇摇头,也望向了萤丸,瞬间身后的尾巴炸毛,然后伸手推开了跟萤丸靠在一块的少年,“你们要抱到什么时候?”

少年没站稳,在准备撞上后面的架子的前一秒,便被自己的近侍给拉近怀里了,他眨了眨鲜红色的双瞳,因为身高差不多所以他的头正好靠在堀川肩上,不转头是看不见身后的十九和萤丸以及神色隐晦的堀川的脸。

一旁,十九紧紧牵着萤丸的手不放,对着少年就是用力的做鬼脸,尽管少年现在看不到。
堀川仍然带着笑,“抱歉,您请过去吧。不好意思挡着了。”

十九抖了抖头上的耳朵,便牵着萤丸走了。

在十九盯着柜子上的东西纠结要买什么的时候,萤丸站在后面,伸手顺了顺方才炸毛的尾巴,然后才说,“嘿嘿,毛还是一样顺阿。”

扭过头,十九望向萤丸,“你刚刚为什么跟那个人抱那么久?”

“嘛……就是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吧。”偏过头,萤丸笑道。
“什么叫反应不过来!”十九有点生气的鼓起颊,萤丸又笑。

“你没发现他跟他的近侍的味道完全混在一起了吗?”

“……唔,这么说来……”那个有点矮的大哥哥身上的确混有那名付丧神的味道……难道……“他俩是恋人?”

“是啊~所以我才突然分辨不太出来他是人还是刀。”萤丸无辜的望着十九。

不过这也有点危险呢,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付丧神给吞噬,然后就再也没办法复原了。希望那两人知道这件事。

十九点点头,算是明白,但他还是不开心,自己的近侍兼恋人竟然在别人怀里那么久,尤其对方还是别的审神者!想想就更不开心了。

萤丸当然有发现这点,张望了一下,确认四周没人才靠近十九,在他脸上轻啄一口,“好啦~别气嘛。”

然而十九不领情,萤丸挑了挑眉,将人转过来,直接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再不理我我可生气啦~”

“哼。”偏过头,十九重新牵起萤丸的手,随便挑了几样东西就去结帐准备回本丸了。

然而在万屋旁的某个小巷子看见刚才那个少年被他家近侍按在墙上吻的满脸通红这都是后话了。

昨晚悄咪咪的摸了一张

***自设审神者出现注意***

还是自己嗨

关于之前的自家本丸小日常

关于审神者本人喜欢裸睡以及发酒疯没人治的了这点做些更改

唯独在堀川担任近侍时不管什么时候都包的紧紧的,发酒疯也只有堀川能治

治法特别污。

偶尔在一期担任近侍会被念着穿衣服睡然后一早又是裸着的

悄悄的摸了一张男神hhhhhh

清光还是摸不出感觉_(:3」

堀川x男审【腐向】

昨晚作梦梦到一些东西
特别兴奋(
记录一下记录一下
剑三的暂时不想填,认真。

ooc
ooc
ooc
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眨了眨琉璃般的红眸,男孩向眼前的堀川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

然而也不能算是堀川的要求,而是男孩提出了问题,堀川做出交换条件罢了。

将男孩带至自己房间后,堀川回身就把男孩按在床上「说好了?一定要做到哦。」他勾起唇,笑道。

男孩一愣,红着脸点点头,随后身上本就单薄的衣物被扯开,堀川的气息就在颈边。

“我来告诉您,我想和恋人做的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扯了扯身上的纯白裙摆,他挑起了眉,瞪向一旁穿着骑士样式的衣物的堀川。

“为什么我得穿这样?”
“因为您穿起来很好看啊。”
“……哦。”

走向了镜子,看着镜中反射出的自己,少年重重的叹了口气。平常只是随意绑在脑后的长髮,被堀川好好的梳理,漂亮的用饰品盘在脑后,脸上也抹了淡妆,让本来长相就雌雄莫辩的他此时更象是女性。耳垂上也戴上了堀川准备的红色耳钉,在少年如丝的白发下煞是明显。白色的长髮,再加上一身纯白的礼服,这样全身整个都白白的,像某只鹤一样。

“您这样很美哦,就象真的新娘一样。”

在少年看着镜子神游的时候堀川突然出现在身后,微微垂着头靠在他颈边轻笑,被堀川发丝挠得缩起肩,反而让他顺理成章的吻上少年白晢的肩。

少年红了脸,马上的推开身后的人,转过身就往外跑。而堀川则是一愣,笑着叹了一口气才追出去。

穿着不习惯的高跟鞋,他跑步有些别扭,正当以为自己安全了的时候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转过头正是堀川。

“如果被我追到了,就要惩罚哦?”说着,在少年还没反应过来时堀川已经跑到他身旁,伸手就将人拦腰抱起。

“卧操!!!你好歹给我个机会反应阿!!”这是少年被带回房间前最后的怒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❶的堀川是要求休息一天不做事,然而现在想起来才发现被套路了,因为连审自己整天都不可能能做事

❷的两人大概就是换装游戏,在梦中审真的是扯着裙摆踩着高跟鞋奋力奔走,最后因为体力不好才被追上的

早上醒来马上抱着手机记下来,❶❷结果都是车,满满的车

对剑男人们的醉酒妄想

野云庐:

——对剑男人们醉酒的妄想产物


 


——OOC,OOC,OOC


 


——基本没有良心可言


 


以上。


 


==============================================


 


三日月宗近:


 


·酒量很好,姿态有着贵族式的优雅,但耳朵会发红


 


·喝醉之后就会开始老人家的絮叨,讲述时间300年起跳


 


·直到最后都没发现倾诉对象其实是酒瓶


 


小狐丸:


 


·酒量三条家最差


 


·醉酒后智商直降4岁,黏着别人求抚摸求顺毛求抱抱


 


·曾经把自己袖子当油豆腐咬了半天,事后被烛台切收走补好


 


·不要忘了你是狐狸,不是萨摩耶


 


石切丸:


 


·酒量不错,大概是上千年偷喝祭品的结果


 


·醉酒后会举着扫把开始扫除不净,并把一切前来阻止之人当做敌人一并扫除


 


·还好醉酒后跑得更慢了,就连浦岛的乌龟都能躲过扫把


 


岩融:


 


·三条家喝酒冠军之一,排名不分先后


 


·醉酒后的岩融乱舞是保留节目


 


·脱衣深得虎澈家真传


 


今剑:


 


·三条家喝酒冠军之二,排名不分先后


 


·岩融乱舞时喜欢绕着舞台(酒桌)狂奔


 


·之所以当成冠军是因为喝醉前和喝醉后一个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喝醉,深不可测的今剑


 


青江:


 


·  肋差中酒量第一


 


·  醉后与其说是酒鬼不如说是借酒发疯的色鬼,专挑正太下手。有故意装醉的嫌疑。


 


·  PTA联盟总体酒量比他好实在万幸


 


鸣狐:


 


·酒量不大好


 


·醉酒后小狐狸语速提升三倍


 


·但曾有过把小狐狸当兵装扔出去的黑历史


 


一期一振:


 


·虽然是粟田口家排名第二,但和第一名相距甚远


 


·喝醉后会变成笨蛋哥哥,试图向身边每个人说(an)明(li)自家弟弟们是多么可爱


 


·但在弟弟们看来,喝醉的哥哥才是最可爱的


 


鲶尾:


 


·酒量一般


 


·醉酒后变得相当毒舌且可怕。曾因为醉酒后会拿出珍藏的(?)马粪攻击视野内高速移动的物体而差点被酒会开除


 


·在一期严厉批评并没收马粪后,情况得以好转


 


·粟田口家醉酒后都是天使,除了他【


 


骨喰:


 


·一杯倒水平,但脸上看不出来


 


·醉酒后会无意识黏人,具体表现为拉着别人的衣角一步一步地跟着走


 


·要是没人拉着他就会一头撞上柱子然后倒下睡着


 


·极个别情况下是爷爷的听众,但自己也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平野:


 


·酒量不大好


 


·喝醉就睡,本丸难得的好酒品


 


·一期哥下了短刀禁酒令并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远离青江教育说明


 


厚:


 


·三杯倒,所以一直不肯喝酒,最后清理会场的可靠存在


 


·喝醉了会对着乱和次郎脸红,大概是醉酒让他忘了本丸没有女性这个残酷事实


 


·一期哥下了短刀禁酒令并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远离青江教育说明


 


前田:


 


·酒量和平野一样


 


·酒品也和平野一样好,睡着前会和平野分享披风


 


·一期哥下了短刀禁酒令并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远离青江教育说明


 


秋田:


 


·闻酒醉


 


·醉酒后会脱下胸甲并扔到不知什么的地方去,只得下次重新打一副


 


·应该是潜意识对压迫身高的沉重胸甲的反抗(虽然并没有长高的可能)


 


·一期哥下了短刀禁酒令并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远离青江教育说明


 


乱:


 


·短刀里酒量第三


 


·酒品差,有喝醉后掀裙子的前科


 


·从萝莉到女王


 


·  一期哥下了短刀禁酒令并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远离青江教育说明


 


五虎退:


 


·本丸隐藏酒量第一,上脸但从来不醉


 


·喝酒时总是眼含热泪,喝倒一个继续在下一个面前含泪地喝


 


·总是独自面对所有人都醉倒的狼藉情景,然后真的哭了


 


·曾和次郎进行了巅峰对决,之后一期再也没对他下禁酒令了


 


药研:


 


·短刀中酒量第二,和第一和第三都差得很远


 


·喝酒前和烛台切做好了全员份的醒酒汤和暖胃汤,苏


 


·不上脸,喝醉后会化身galgame男主角,还是苏


 


·一期哥的短刀禁酒令的例外


 


莺丸:


 


·酒量不错


 


·喝醉后会试图向身边每个人说(an)明(li)大包平是多么可爱,讲述时间500年起跳,往往会以哭着跑出酒会告终


 


·第二天泰然自若的神情也让人刮目相看


 


萤丸:


 


·酒量好


 


·可惜是中年大叔汲着拖鞋叼着草根一边烤鱼一边喝酒的调调在喝


 


·喝醉有两种形态,一是呼呼大睡,二是魔王降临。


 


·魔王形态下,不仅醉酒的青江会本能避开,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转换地点


 


爱染:


 


·酒量差


 


·喝醉后非常吵,非常吵,吵


 


·曾经有喝醉后被同样喝醉的萤丸一拳KO的案例


 


蜻蛉切:


 


·和所有大叔一般的酒量不错


 


·成熟的大人喝法,成熟的大人喝醉法——满面红光的搂搂抱抱


 


·只是有时候会去把晾衣杆拆了当枪舞


 


烛台切光忠:


 


·酒量好


 


·喝醉后会像老妈子一样碎碎念:大俱利伽罗不好好吃饭啦,田里的菜浇水不够啦,大俱利伽罗不好好睡觉啦,战马活动量不够啦,大俱利伽罗不肯结交朋友啦,大家的清洁意识亟需提高啦……之类的


 


·和药研一起制作了全员份的醒酒汤和暖胃汤。嫁人就要嫁烛台切这样的!


 


江雪:


 


·直到某次江雪睡进了锻刀房差点被刀匠扔进炉子之后,大家才发现,原来他也是会醉的


 


·醉后能神色正常地和别人说话,逻辑清晰毫无破绽,走路也步伐稳健不偏不倚,唯一出问题的是方向感


 


·可能是一杯倒也可能是千杯不醉的,深不可测的江雪


 


宗三:


 


·看上去很能喝其实不能喝


 


·媚眼如丝,吐气如兰,醉酒后是本丸的色气担当


 


·每每要脱衣服的时候都被江雪阻止


 


小夜:


 


·酒量不好


 


·害怕酒里下毒,自己也比较抗拒。但意外的喜欢甜甜的果酒。醉酒后会出现从来不会出现的可爱表情


 


·曾尝试拿柿子酿酒可惜失败了,江雪和宗三偷偷尝了点小夜扔掉的失败品后双双进了手入室


 


清光:


 


·酒量不好也不坏,喝酒上脸


 


·醉酒后会异常的黏人,抱着腰追问自己可不可爱,不回答可爱就会啪嗒啪嗒地掉眼泪,想要挣开也会啪嗒啪嗒地掉眼泪,烦(可爱的意味)


 


·女子高中生式的醉酒,让人担心他的贞操


 


安定:


 


·酒量比清光好一点点


 


·醉酒后就是《世界末日:魔王降临》,效果大概是所有生物黑猫化(安定视野),微笑的大魔王挨个首落死。


 


·得到等身大冲田抱枕后魔王会被自动净化,后来冲田抱枕成了本丸酒会最不可缺少的东西


 


歌仙:


 


·酒量不错,注重文雅地喝法


 


·醉后喜欢狂草诗歌,地点遍布地板房门柱子和别人的衣服。


 


·第二天醒酒后发现再也写不出醉酒时的好词好字,无耻地拆地板拆房门脱衣服(?)作为收藏。


 


和泉守:


 


·酒量新撰组和太刀组双双垫底


 


·喝醉后会以真剑状态开始唱歌跳舞,和岩融乱舞一样是酒会保留节目


 


·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追逐偶像梦想真是太好了呢兼桑


 


·但是第二天会羞耻地钻进桌底不肯见人


 


陆奥守:


 


·新撰组的家伙我能一个打四个!(长曾弥除外)


 


·喝醉了会大声唱起土佐的民谣,还会分发芋头。相当祥和的醉后景象


 


·曾经分别以和泉守醉后的跳舞录像和清光醉后的双马尾照片做筹码,在1对5的情况下保证人身安全。


 


山姥切:


 


·酒量及格线以下,喜欢一个人喝闷酒


 


·一旦醉了就会变得很好战,陷入所有看他的人都在把他和本物比较的妄想中然后拔刀决斗。眼睛最大的鲶尾和骨喰深受其害。


 


·无论打输了还是打赢了都会进入爱哭鬼模式,拿山伏的头巾擦眼泪


 


山伏:


 


·明明是个僧人但是会喝酒


 


·明明是个僧人酒量却不小


 


·醉酒后会取下头上的白布给山姥切擦眼泪,但由于没有人认得出山伏取下头巾的状态而特别容易被当成敌人围攻


 


堀川:


 


·酒量刚刚比兼桑好一点,应该是后天训练的结果


 


·醉倒前会确认兼桑的状态,在他睡下之前自己不会倒下。醉酒后会靠着兼桑睡下。


 


·拍摄过不少兼桑的醉酒演出,曾经被陆奥守偷取其中一个防身用


 


·什么?为什么没有“试图向所有人说an明li兼桑是多么可爱”?废话,兼桑的可爱我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蜂须贺:


 


·酒量堪堪及格线


 


·醉酒后对大哥的不满会一下爆发出来,喝醉不会影响说话的逻辑


 


·但最后还是在大哥身边睡着了


 


·酒后脱衣是虎徹家的祖训,不爽不要看


 


长曾弥:


 


·新撰组唯一一个值得夸赞的酒量,打刀组最强


 


·喜欢灌酒但也不强求,会先把部下们都照料好再继续喝的可靠人担当


 


·喝醉了划醉拳掰手腕,常常跟陆奥守杠上,赌注是绕本丸裸奔……由于PTA的存在,至今尚未实践过一次


 


·酒后脱衣是虎徹家的祖训,不爽不要看


 


浦岛:


 


·肋差组喝酒亚军


 


·曾在醉酒后拉着乱酱的手要带他去龙宫而被一期哥就地正法


 


·酒后脱衣是虎徹家的祖训,不爽不要看


 


大俱利:


 


·酒量意外的不错,喜欢喝闷酒


 


·虽然看不出来,但醉酒后会脸红,还喜欢对着动物说话,对象包括五虎退的老虎,鸣狐的狐狸,浦岛的乌龟和小狐丸本人


 


·曾经和五虎退的老虎说话时被鹤丸录音在本丸广播,那次酒会后很长一段时间本丸众人都带着慈祥的微笑看着他(后来鹤丸被千里追杀)


 


长谷部:


 


·主人叫我喝多少,我就能喝多少!


 


·某次醉酒后不小心从怀里掏出了珍藏的信长手办




· 对着信长手办抱怨“那群老头子有什么好的……嗝……”的可爱角色


 


狮子王:


 


·酒量差但喜欢喝


 


·喝醉后会乱拉着人叫爷爷,感觉随时要去征服世界。


 


·肩上的鵺是短刀众醉酒后入睡前最好的靠垫。一期哥表示弟弟们靠在毛茸茸的鵺上睡觉的情形,赞!


 


同田贯:


 


·酒量是军人的酒量


 


·醉酒后也会认真地进行拔刀练习


 


·没有发现自己挥舞的是抱着的头盔


 


鹤丸:


 


·唯恐天下不乱份子,但自身酒量一般


 


·醉酒前热衷灌酒并记录众人丑态,醉酒后主动承认过往罪行:趁咖喱洗澡时偷走了他的衣服,往莺丸的茶叶罐里放海苔,在一期的珍藏相机里放恐怖图片,给江雪的甜馒头里加了激辣口味……等等等等


 


·罪行一直到早上都说不完


 


·每次酒会后死得最惨的人


 


太刀太郎:


 


·喝酒的技能点都堆给了弟弟


 


·醉酒后不知为什么会兴致很高地走来走去,遇人撞人遇门撞门,全部撞飞,从未失败


 


·会让本丸的刀们感受到一股清风……以本丸门框的壮烈牺牲为代价


 


太刀次郎:


 


·本丸著名酒鬼


 


·接下来都是我的回合~☆


 


·基本没人看过次郎喝醉的情况,据说看过的人之后都失忆了


 


御手杵:


 


·平凡的酒量,平凡的喝法


 


·醉酒后也是平凡地倒在角落睡着,同田贯会给他披上毯子


 


·有时候也会去挥本丸的晾衣杆,但老是慢蜻蜓切一步。


 


·抢到了就会很高兴,忍不住鞠一把同情泪。



好象该更文了但是好懒阿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