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便当的冬冬

愿君随我归秀坊

悄悄给自己准备开的坑的角色们先来点小问答,有什么想问的也可以提问,会一并更新上来嘿嘿嘿

1.一开始是如何称呼对方的?

韩擎苍:小羊崽。
严思飞:韩将军。

唐瑾瑜:邱道长。
邱辰逸:喂。

2.那现在呢?

韩擎苍:思飞。
严思飞:阿擎。

唐瑾瑜:阿辰。
邱辰逸:喂。

3.自己是什么门派?

韩擎苍:苍云。
严思飞:纯阳。

唐瑾瑜:唐门。
邱辰逸:纯阳。

4.贵庚?

韩擎苍:24。
严思飞:14。

唐瑾瑜:21。
邱辰逸:25。

5.心法?

韩擎苍:分山劲。
严思飞:紫霞功。

唐瑾瑜:惊羽诀。
邱辰逸:太虚剑意。

6.为什么喜欢上对方?

韩擎苍:可爱。
严思飞:天机不可泄露。

唐瑾瑜:可爱。
邱辰逸:滚。

7.觉得两人现在这样相处就足够了吗?

韩擎苍:思飞还小,我想等他大些。
严思飞:够。

唐瑾瑜:不够。
邱辰逸:够。

8.觉得对方个性怎么样?

韩擎苍:可爱,固执,还有些小脾气。
严思飞:正直,公私分明,还总爱戏弄我。

唐瑾瑜:表裏不一,看着冷淡实则热情。
邱辰逸:烦人,一点都不替人着想。

记录

主cp苍羊,微双羊

苍爹x咩太,道长x咩太

苍爹咩太两人早已心意相通就是咩太还小只能亲亲抱抱,道长是咩太同门师兄然后日久生情,原本觉得咩太这熊崽子碍眼最后却意外喜欢上他

道长与咩太表白,然而咩太表示自己有苍爹了,道长表示不介意当小的,咩太一脸wtf

反正最后咩太直接明白的拒绝了道长,道长表示没关系,至少身为师兄在身旁保护咩太就够了

后来道长想不通苍云到底有什么好的于是去认识了苍云的弟弟想打听苍云有没有什么恶习,最后跟弟弟搞上了

日后想到什么再纪录上

【唐秀】我变成自己的游戏角色了(8)

高考前的更

谁都不能阻止我哈哈哈哈

把我从昏睡中叫醒的是驼铃声,往后靠了靠,还是令人安心的胸膛。

“醒了?”阿夜伸手拢了我身上的披风,又稍微理了我有些被风吹乱的发丝。

“……咳咳咳——!!”才刚开口,就吃了一嘴的沙。

阿夜微微皱起眉,他小心的用手捂住我的嘴,然而这样我更不舒服。

抬眼看了看,映入眼中的是一望无际的沙漠,黄沙滚滚,象是随着风乱舞着似的。

我们两个坐在一只骆驼上,因为是坐在驼峰之间,所以靠的紧紧的。阿夜一手抱着我的腰,一手牵着缰绳,正当我因久坐不舒服的挪着屁股的时候,阿夜收紧了环在我腰间的手。

“别乱动,不然我不介意等等直接在这上面来。”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面无表情的。
别问我怎么知道,反正我就是知道。

阿夜这个人,在外就是一个面部肌肉僵硬的人;在私下,就是先前那样了。

“……什么时候可以下去,屁股疼。”有了前车之鉴,无视了他,我拉着披风挡住嘴才敢说话。
“现在可以,先下去,差不多,快到了。”一旁据说是来保护旅人的明教弟子用着不标准且断断续续的中原话说着。

“谢谢。”阿夜朝着那明教弟子点了头,便翻身下了骆驼,然后才伸手把我抱下去。

站稳后,有着不知何来的熟悉感,估计是因为我以前玩的是明教吧,所以没多加留意。

才刚跨出一步,我就失去知觉了。

*

似乎有什么人在说话,伴随着驼铃声,原本模糊不清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

“…………渊……羽渊……”是一个相当干净的男声。

“陆羽渊!”睁开眼,马上被刺眼的光线刺的伸手遮挡,看见的却不是那小小的手掌,而是成年男人的那种大掌。

“……啊?怎么了?”稍稍适应了光线,发现眼前正站着另一名男子,穿着暴露,还穿戴着银饰,身旁还有两条缠在一块的蛇。
重点是长的很好看,身材还好。

那男子无奈的勾了勾唇,朝着我伸出手。

“还以为你死了呢。”
“……我死了估计你现在也不会这么轻松,阿倪。”我听见自己这么说,这才回想起来,眼前这男子是个五毒弟子,叫清倪。

而我,则是明教弟子,陆羽渊。

就着清倪的手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黏的沙粒,我靠过去搂住他的腰“好了,今天该回去了。”
他比我矮一些,微微侧着头,才轻声笑道。

“嗯。”

涂涂,一直没时间昨天终于!!

冲田组《和小萝莉谈恋爱》(幼女清光*初中生安定)

猝不及防

桃缘溪行:

嗯哼,其实在群里一个短打,大家突然讨论起来如果清光是幼女大概是什么样的存在.......其实本篇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单纯的觉得小孩子实在是太好了。




有性转清光*安定,结尾会有转折,如果不接受设定请尽快右上角谢谢大家。






和小萝莉谈恋爱




幼儿园大班的幼女清光*初中生安定




【0】


我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隔壁新搬来的一家姓加州的人家,他们家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女儿,叫加州清光。那天晚上妈妈炖了牛肉叫我送过去。我被请进屋子坐了一会,扎着马尾的小萝莉抱着猫咪玩偶,将一半脸藏在门后面。好奇地看着我。


“我将来要做向大和守哥哥一样的人。”


“哎?为什么?”


“这样的话我就能长高了,就能够到妈妈藏起来的糖罐子。”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大和守安定


【1】


加州夫妇因为奔丧要回老家,把加州清光寄放在我家一周。我则成了保姆,晚上还趴在地板上不愿意去睡觉,因为她很怕黑。


“晚上我要和妈妈一起睡。”


“可是妈妈回老家了哎,你要是怕黑的话,哥哥陪你睡可以吗?”


“你想好了啊!要是和我睡觉的话就要零花钱全部给我花!每天给我做可丽饼吃!”


她根本就不是怕黑,她就是一个小土匪。


——大和守安定


【2】


“我要吃哥哥抹茶味的冰淇淋。”


“可是已经没有了啊,不是说好我们一人一支吗?”


“不管,我要吃!”


“.......”


“妈妈说了亲嘴就会怀孕!大和守哥哥要负担起做爸爸的责任哦!”嘴角沾着奶油的小妹妹泪眼汪汪地拽着我的衣袖。啊,好烦,下次可不能再嘴对嘴喂她吃冰淇淋了。——大和守安定


【3】


“这个可是我最最最珍贵的东西!妈妈说了,要把最宝贵的东西送给自己的老公!大和守哥哥已经和我亲过嘴了。所以我把这个交给你,敢弄丢的话我就告诉妈妈我们结婚的事!”


邻居加州家的小妹妹放学后拦住了我,将她刚换下来的乳牙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我的手掌心里。——大和守安定


【4】


“将来我们两个要结婚,我想穿漂亮的婚纱,不是橱窗里摆的那一团团白花花的东西,就用像这样好看的布做一条最漂亮的给我。”刚洗完澡加州家的小妹妹在我父母房间的大窗帘下面钻来钻去。上面印着的白兔图案抖了两下,露出一个圆圆的小屁股。——大和守安定


【5】


带着加州家的小妹妹去超市,在电梯上她拽着我的袋子,说要帮我拎东西,结果下了电梯,她将袋子挎在小小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向我伸出手臂:“好啦,现在你可以抱我啦!”——并不能同时把幼女和重物一起抱起来的大和守安定。


【6】


幼儿园老师留的作业是让小孩子们在展览板上写“浴室里有的东西。”结果我赫然发现我的名字出现在在幼儿园的展板上,被“橡皮鸭”“毛刷”“肥皂”“洗发香波”这些奇怪的词语包裹在中间——大和守安定


【7】


清光,下次不许在浴室里有的东西写上“大和守哥哥”——大和守安定


【8】


卧室也不允许!——大和守安定


【10】


晚上放学的时候,我被一伙幼儿园小孩子拦住了。为首带着黄帽子的家伙拿着一根断掉的扫把杆冲我哼哼哈哈,说是要决一死战。


我沉默了一下,单手把他拎起来放在了最高的滑梯上。他死死的握着栅栏嗷嗷哭个不停。还一边说着:“你是个坏人,清光本来是要嫁给我的!结果就是因为你出现!她再也不和我说话了,也不吃我给她带的小饼干了!”


加州家的熊孩子,到底在幼儿园和别人说了什么啊。


【11】


第二天晚上吃沙拉的时候,加州家的小妹妹爬到了桌子上,掐了一下我的脸:


“大和守哥哥为什么不和我说凉太来找过你的事啊?”


我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昨天找茬的熊孩子叫做凉太。


“我已经知道凉太欺负过你的事啦,别怕,你是我的老公,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将来也一定会和你结婚的哦,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她摸着我蓬松的刘海,嘴里满意地说着‘呦西呦西’我总感觉她误会了什么,不过,这样误会的感觉似乎也不错。——大和守安定


【12】


“不想吃西红柿。”


“不想吃也要吃!这样维生素才会均衡。”


“不吃!不吃!西红柿很难吃!”


“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就不和你结婚了。”


加州家的小妹妹等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皱了皱小鼻子,然后啊呜一口吞掉了叉子上的西红柿。


“说话算话哦!”


好,那就等你长大,说话算话。——大和守安定


【9】


“和大和守哥哥洗澡的时候,我摸到了洗澡水中长的萝卜。将这个伟大的发现写进了实验报告。结果老师给了我零分,我去问大和守哥哥,他却红着脸告诉我洗澡水中真的没有萝卜。他到底是不是在骗我啊?”——加州清光


【10】


“牙膏沾到嘴巴上了。大和守哥哥直接用自己的牙刷擦了一下塞进嘴里,还自言自语道可不能浪费。哼。我将来可不能嫁给这么穷的人。”——加州清光


【结尾】


我结婚那天,妈妈告诉我,小的时候我曾经想嫁给邻居家的哥哥。可惜那个哥哥在我上小学那年去世了。为了追回我飘走的红色气球被汽车撞飞了。我虽然感觉很愧疚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妈妈给我看了一个箱子,似乎是邻居家阿姨搬走前送给我的。里面放着我六岁时换下来的乳牙,绣着小兔子窗帘的一角,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果味牙膏。写着奇怪名词的卡片板。还有街角小吃店可丽饼的兑换券。妈妈求你别再给我看了,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24岁的加州清光泣不成声的说道。

小日常

***ooc***
*别人家的审跟爱刀【雾
*自家审跟爱刀出现注意
*自设审出没注意
*别人家审为妖狐注意

当十九和他的近侍——萤丸,推开万屋的门的瞬间就各自撞向了有些温暖的胸膛,十九一愣,随即马上退开了,而一旁萤丸还靠在他人怀里,眨巴着双眼,似乎有些懵。

堀川勾了勾唇,有些抱歉的望向两人,“不好意思,有没有哪里撞到了?”随后他望向一旁自家审神者还跟萤丸靠在一块,表情有些隐晦。

“没有。”十九摇摇头,也望向了萤丸,瞬间身后的尾巴炸毛,然后伸手推开了跟萤丸靠在一块的少年,“你们要抱到什么时候?”

少年没站稳,在准备撞上后面的架子的前一秒,便被自己的近侍给拉近怀里了,他眨了眨鲜红色的双瞳,因为身高差不多所以他的头正好靠在堀川肩上,不转头是看不见身后的十九和萤丸以及神色隐晦的堀川的脸。

一旁,十九紧紧牵着萤丸的手不放,对着少年就是用力的做鬼脸,尽管少年现在看不到。
堀川仍然带着笑,“抱歉,您请过去吧。不好意思挡着了。”

十九抖了抖头上的耳朵,便牵着萤丸走了。

在十九盯着柜子上的东西纠结要买什么的时候,萤丸站在后面,伸手顺了顺方才炸毛的尾巴,然后才说,“嘿嘿,毛还是一样顺阿。”

扭过头,十九望向萤丸,“你刚刚为什么跟那个人抱那么久?”

“嘛……就是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吧。”偏过头,萤丸笑道。
“什么叫反应不过来!”十九有点生气的鼓起颊,萤丸又笑。

“你没发现他跟他的近侍的味道完全混在一起了吗?”

“……唔,这么说来……”那个有点矮的大哥哥身上的确混有那名付丧神的味道……难道……“他俩是恋人?”

“是啊~所以我才突然分辨不太出来他是人还是刀。”萤丸无辜的望着十九。

不过这也有点危险呢,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付丧神给吞噬,然后就再也没办法复原了。希望那两人知道这件事。

十九点点头,算是明白,但他还是不开心,自己的近侍兼恋人竟然在别人怀里那么久,尤其对方还是别的审神者!想想就更不开心了。

萤丸当然有发现这点,张望了一下,确认四周没人才靠近十九,在他脸上轻啄一口,“好啦~别气嘛。”

然而十九不领情,萤丸挑了挑眉,将人转过来,直接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再不理我我可生气啦~”

“哼。”偏过头,十九重新牵起萤丸的手,随便挑了几样东西就去结帐准备回本丸了。

然而在万屋旁的某个小巷子看见刚才那个少年被他家近侍按在墙上吻的满脸通红这都是后话了。

昨晚悄咪咪的摸了一张

***自设审神者出现注意***

还是自己嗨

关于之前的自家本丸小日常

关于审神者本人喜欢裸睡以及发酒疯没人治的了这点做些更改

唯独在堀川担任近侍时不管什么时候都包的紧紧的,发酒疯也只有堀川能治

治法特别污。

偶尔在一期担任近侍会被念着穿衣服睡然后一早又是裸着的

悄悄的摸了一张男神hhhhhh

清光还是摸不出感觉_(:3」

堀川x男审【腐向】

昨晚作梦梦到一些东西
特别兴奋(
记录一下记录一下
剑三的暂时不想填,认真。

ooc
ooc
ooc
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眨了眨琉璃般的红眸,男孩向眼前的堀川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

然而也不能算是堀川的要求,而是男孩提出了问题,堀川做出交换条件罢了。

将男孩带至自己房间后,堀川回身就把男孩按在床上「说好了?一定要做到哦。」他勾起唇,笑道。

男孩一愣,红着脸点点头,随后身上本就单薄的衣物被扯开,堀川的气息就在颈边。

“我来告诉您,我想和恋人做的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扯了扯身上的纯白裙摆,他挑起了眉,瞪向一旁穿着骑士样式的衣物的堀川。

“为什么我得穿这样?”
“因为您穿起来很好看啊。”
“……哦。”

走向了镜子,看着镜中反射出的自己,少年重重的叹了口气。平常只是随意绑在脑后的长髮,被堀川好好的梳理,漂亮的用饰品盘在脑后,脸上也抹了淡妆,让本来长相就雌雄莫辩的他此时更象是女性。耳垂上也戴上了堀川准备的红色耳钉,在少年如丝的白发下煞是明显。白色的长髮,再加上一身纯白的礼服,这样全身整个都白白的,像某只鹤一样。

“您这样很美哦,就象真的新娘一样。”

在少年看着镜子神游的时候堀川突然出现在身后,微微垂着头靠在他颈边轻笑,被堀川发丝挠得缩起肩,反而让他顺理成章的吻上少年白晢的肩。

少年红了脸,马上的推开身后的人,转过身就往外跑。而堀川则是一愣,笑着叹了一口气才追出去。

穿着不习惯的高跟鞋,他跑步有些别扭,正当以为自己安全了的时候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转过头正是堀川。

“如果被我追到了,就要惩罚哦?”说着,在少年还没反应过来时堀川已经跑到他身旁,伸手就将人拦腰抱起。

“卧操!!!你好歹给我个机会反应阿!!”这是少年被带回房间前最后的怒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❶的堀川是要求休息一天不做事,然而现在想起来才发现被套路了,因为连审自己整天都不可能能做事

❷的两人大概就是换装游戏,在梦中审真的是扯着裙摆踩着高跟鞋奋力奔走,最后因为体力不好才被追上的

早上醒来马上抱着手机记下来,❶❷结果都是车,满满的车